即時新聞:
新聞
警網4px香港查詢  >  面孔  > 正文

王浩:刑偵戰線的“拼命三郎”

2021年09月22日 16:54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韋景山 張好勇   
中國警察網 · 韋景山 張好勇  |  2021-09-22 16:54

  瘦削的身材,戴着一副黑框眼鏡,凹陷的眼窩,説話時語速不快、條理清晰,習慣性的嘴角上揚,給人第一感覺就像是普通的鄰居大叔。但只要接到案件、研判線索時,他總是廢寢忘食、通宵達旦,難以褪去的黑眼圈就是經常熬夜留下的印記;抓捕嫌疑人時,他奮不顧身,稀疏頭髮下有着被縫了16針的傷口,身上各處都留下和嫌疑人搏鬥時的痕跡。

  他是貴州省黔西南州貞豐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大隊長王浩,從警15年,他已經記不清自己辦了多少案件、抓了多少嫌疑人,但他永遠記得自己肩上的責任和許下的入警誓詞。

  多人持械圍堵,他沒有退縮

  “我是正經老闆,你們不能亂抓人啊!”2010年12月11日下午,在廣東東莞萬江一工業區內,楊某被王浩等民警控制在地。“抓的就是你!”説話的是王浩。1000多公里的奔波,就為將潛逃24年的楊某抓捕歸案。

  “快來人,給我打!”眼看跑不掉,楊某便開始大聲喊人。“他殺人逃了20多年,我們在依法辦案,我看誰敢動!”危急時刻,王浩拔槍示警,場面被成功控制。

  上世紀80年代,貞豐縣者相鎮的楊某聽説自己的姐姐在外面受到“欺負”,便不問青紅皂白找到被害人討要説法,後因一時衝動致人一死一重傷。案發後,楊某獨自潛逃,從此杳無音信。

  多年來,貞豐公安雖然從未放棄尋找楊某,但由於條件有限,案件一直未能取得突破。2010年,王浩被調入者相派出所擔任所長,同時接過了抓捕楊某的接力棒。

  接手案件後,王浩不斷梳理、篩查相關資料,輾轉多地走訪調查,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經過王浩層層抽絲剝繭,藉助科技手段,案件有了突破性進展,確定楊某藏匿在廣東東莞。2010年12月9日,王浩帶領民警輔警駕車奔赴東莞市。

  在進一步工作中,王浩及時轉變偵查思路,最終成功發現楊某駕駛的嫌疑車輛,當楊某剛下車時,王浩一下子衝了上去將他撲倒,同時亮明身份,緊接着民警輔警也衝了過來合力將其制服。這就有了開頭的那一幕。

  楊某被押解上警車,在返回貴州的途中,楊某先是威脅,後又利誘,表示可以拿出100萬的“好處費”。“收起你的這一套!”面對王浩的果斷拒絕,楊某最終低頭不語,看着越來越近的貴州地界標識牌,等待着接下來的法律嚴懲。

  抓捕中膝蓋被磕傷仍堅持

  昏暗的燈光下,電腦屏幕的藍光照在王浩的臉上,他時而低頭在紙上比劃,時而皺着眉看向電腦上在逃人員的檔案。“對,就從這裏入手。”王浩終於笑起來,抬起頭看向窗外,才發現天已矇矇亮,為了研究在逃人員行動軌跡,他又是一夜未眠。

  “浩哥對刑偵工作情有獨鍾,就拿追逃來説,他盯的基本都是時間很長的積案,但一旦被他盯上,他就會盯死!”提起王浩,刑偵大隊民警異口同聲。

  2011年,貞豐縣公安局組建“清網行動”工作組,王浩作為負責人,帶領3名組員跋山涉水,奔赴廣東、廣西、浙江、安徽、海南等地追逃。工作6個多月,王浩基本沒回過家,一直在路上。

  上世紀80年代的一天,王某發現正在趕集妻子與一男子舉止曖昧,被酒精麻痹的王某當即衝過去,隨手摸出一把剔骨刀,當街捅死該男子後逃亡,這一藏就是24年。

  追捕王某的任務落到王浩身上,經過大量分析研判,成功發現王某潛藏在安徽宣城某磚廠。不顧一路風塵僕僕,王浩等人來到該磚廠,他讓同行民警守住大門,自己和另一名民警入內偵查,當發現王某時,面對強壯的王某,王浩一下子衝了上去,最終在同行民警的努力下,成功將王某抓獲。

  “抓完人後大概有半個多月,他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勸他休息也不聽。”同行民警陸斌説,在抓捕王某過程中,王浩磕傷了膝蓋,他自己簡單處理後,就開始前往下一站。

  那是他離死亡最近的時候

  2012年一個夜晚,貞豐縣者相鎮大霧瀰漫,一輛疾馳的摩托車和一輛追捕的警車劃破鄉間寧靜的夜晚。

  約半小時前,時任者相派出所所長的王浩正帶領人員在轄區開展道路交通違法查緝。兩輛摩托車迎面而來,其中一輛摩托車看見王浩一行人立即調頭。

  另一輛摩托車的駕駛員被成功攔截,王浩一眼就看出這輛摩托車鎖曾被破壞,眼神瞥到駕駛員的外衣口袋,鼓鼓囊囊的口袋和輕薄的外衣形成鮮明對比。憑藉多年的經驗,王浩判定口袋裏裝的是作案工具。

  王浩立即驅車追趕逃跑的那輛摩托車,追了大概七公里,另一名駕駛員也被成功抓獲。經突審,一個在貞豐流竄作案的盜竊摩托車團伙浮出水面。

  “也是在這起案件中,我經歷了離死亡最近的一刻。”王浩一邊回憶,一邊感慨。

  隨着調查的深入,王浩逐漸掌握了這個犯罪團伙的主要成員以及活動軌跡。在西秀區某賓館內,布控的王浩和潛逃的黃某撞了正着,一場驚心動魄的搏鬥在狹窄的屋內開始了。

  “咔嚓”一聲,黃某摸到了王浩腰間槍套,還拿起了身邊的器物砸在王浩身上。

  “死也不能讓黃某把槍拿走。”王浩不顧疼痛,奮力將黃某抱摔在地,隨後外圍同事衝了進來,黃某被成功抓獲。

  直到黃某被帶上警車,王浩才稍微舒一口氣,而此時他的手正在不受控制顫抖,這場抓捕,讓這個“拼命三郎”精疲力竭。

  經過不懈努力,王浩最終帶着民警將該團伙21名成員抓捕歸案,破獲系列摩托車盜竊案100餘起。

  兒子做完手術尚未脱險,他接到電話又離開了

  “他這個當爹的太狠心,兒子住院都沒陪着。”

  2010年1月1日,王浩的兒子出生,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當中。然而一個月後,兒子被檢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病情十分嚴重。

  那一刻,王浩如同掉進深淵,他輾轉貴陽、上海等地為子求醫。2月,兒子在上海做第一次心臟搭橋手術,醫生説手術風險非常大,讓王浩做好心理準備。好在最後手術十分成功,還沒來得及鬆口氣,王浩接到電話,一起重大案件需要他,儘管兒子還沒有最終脱離危險,但他仍然帶着對兒子的擔心踏上返程。

  兒子第二次做手術時,相同的情景再次發生。王浩顧不上陪着兒子離開重症監護室,他就根據一條重要前往浙江、廣東,抓捕一名網上在逃人員。

  “兒子今年12歲了,再做最後一次手術就沒事了。”説到這裏,王浩眼眶紅了……

  雖然曾因為對家人的愧疚而想過離開刑偵,但只要看到羣眾求助的目光和身上的警服,他又再次堅定自己的初心。儘管已不再年輕,儘管身上多處負傷而且在處理一起警情時頭被打傷後縫了16針,但只要想到肩上的責任和從警初心,他眼神滿是堅定。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